睁不开眼—双眼皮手术的幺蛾子

每一个手术,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有一句谚语,叫做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片。那么对于眼睛来说,世上没有两双相同的眼睛。甚至,对于同一个人来说:世上没有两只相同的眼睛。

我们的客户,往往要求做出来的双眼皮是一摸一样的,却忽略了就算同一个人,两个眼睛是不一样的。就算外观看上去差不多,里面的解剖是不一样的。

所以,每次手术,都要祈祷一下,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有些陷阱很隐蔽,不是轻易就能看出来。

我近日就遇到一例让我苦笑不得的案例。

广东来的姑娘,那么大老远的赶过来,我真得是非常的感动的了。比较厉害的肿泡眼,眼珠子很深的窝在眼眶里。直观上就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大,想想也是,这眼皮都这么肿这么厚了,眼睛怎么就能睁的大呢。

术前检查了一下,似乎双侧的肌力不怎么好,但又不确定到底是肌力的关系,还是眼皮太肿阻力的关系。

手术照常进行,但是在术前躺下画线的时候,就出现一些不详的预兆了。

客户表示灯太亮了,眼睛睁不开。

当时我就想,这也太怕光了吧。双眼皮手术过程中需要睁眼观察调整形态,手术中无影灯一照,眼睛要是睁不开,就很难调整了。

怎么办?人家大老远从广东来了,手术手续办的那么辛苦,等了那么久,把这个手术叫停么?“哦,对不起,你眼睛睁不开,我手术做不了,你请回吧。”

其实,从理性上说,是应该这样的。但从感性上来说,还是希望能帮她了却心愿的,

手术会因此变的更加的困难,结果或许还会扑朔迷离,这样的额外的风险,外科医生是否该去承担。

但我还是做了。

大不了医生辛苦点,睁眼之前,关了无影灯,观察之后,再开灯吧。

我还是给自己挖了一个特别大的坑。

常规手术,到了需要睁眼观察的时候,我把无影灯关了,然后说“好了,你睁一下眼睛。”

“医生,灯太亮了,我睁不开。”

“什么,我不是把无影灯关了嘛??”

“医生,头上那个日光灯太亮了。”

“哎哟我去。”我手术十五年,第一次遇到嫌手术室的日光灯还亮的客户。

姑娘努力的让自己眼皮扭动着,但就是睁不开眼睛。

我觉得我要送一首凉凉给她,当然也要送给自己。

当时想的是,糟了,这个手术下不了台了。

眼睛睁不开,就没办法调整。更担心的是,双眼皮手术做了,常规眼睛会变大,那么平时的进光量了大了,会不会平时也睁不开眼。

这个时候,姑娘说“医生,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特别怕光,平时在家里点眼药水,都必须拉上窗帘,躲在被窝里点。”

“!@#¥¥%……%……&&%%”我的心里是一万只草泥马跑过的。怎么就那么大老远的从广东都要跑出来坑我呢。

我说,你必须要睁开眼睛让我看下。

她说,你帮我挡一挡光,让我酝酿一下。

我第一次听说睁眼还要酝酿的。

于是我用双手把她的眼睛罩住,再用头把上面的光挡住,基本上我的额头已经贴着她的额头了。我的眼睛和她眼皮的距离,也就5cm吧。

我很耐心的离她5cm的距离,等她酝酿,听她用广东普通话在嘴里轻声念着“1,2,3”,她睁了下眼睛,我恰好眨了下眼睛,错过了。

“那个,你刚才睁开了么?”

“是的,医生,你看到了没有?”

“你睁的太快了,我完全没有看到啊”

她努力的扭动着眼皮,眼泪水流的到处都是,就是睁不开眼。

“医生,你再等我酝酿一下。”

“行吧,我不眨眼了。”

“1,2,3”,在快如白驹过隙的瞬间,我抓拍到了她睁开的那一下。似乎效果还行,只要还行,那就真的不调整了吧。

她有点紧张了,“手术会不会失败啊?”

手术过程中我是不喜欢听这些不吉利的话了,我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这样的事情不发生呀。

在关键的位点观察之后,我就几乎不再观察了。把眼前的这个手术想象成一个全麻手术吧。全麻了就是这样的,没有互动和观察的环节了。手术完全靠经验进行了。

手术总是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医生必须要有强大的内心和应变的能力。完美的解决好每一个步骤,或许只能获得一个并不坏的结果。

手术终于完毕,姑娘可以坐起来了,我观察了一下,还好,形态还是不错的,至少是顺利完成了手术。

一周之后,算着应该已经是拆线的日子了,赶紧联系了一下,发来了回访的照片。手术效果很好。

只想说,这次运气又站在了我和客户这一边。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