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空造睑——为义眼客户做双眼皮

我觉得这个手术是我可以吹一辈子的牛。

我为太多各式各样的条件的客户做过各式各样的双眼皮手术,这些当中当然都做的很好,以至于没什么好吹的了。

为一个没有眼球的客户做双眼皮,大概是我这辈子做双眼皮最非主流的一次的吧。

这个客户,来来回回,来面诊我几次。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是感觉到这个客户特别的谨慎,一个童年失去一个眼睛的女生,可以想象她内心的阴影,她坐在我的面前,戴一副眼镜,看着我,不怎么说话。我很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但我第一眼其实并没有看出来,她的右眼是一个义眼,我还在那边一边看,一边嘴里念念有词“左眼有点内双,肌力较好,右眼肌力较差,右眼小一些”。她有点得意的看着我,告诉我她的右眼球受伤缺失,是一个义眼片。

义眼片我要稍微科普一下,正常来说,眼球是个圆圆的球,眼球缺失之后,眼皮完全是瘪进去的,所以放一个半弧形的义眼片在眼窝里面,能把眼皮撑起来。义眼片上是有黑色角膜的,不仔细看,真假难辨的。

女生虽然一个眼球缺失,用的是义眼,可也是希望,能做一双漂亮的双眼皮出来。

我真的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要求。因为极少数人才会有这样的需求,少一个眼睛的多了去了,多数听天由命,谁还会想着靠义眼撑着的眼皮上再去做一个双眼皮呢。

我真的可以感受到,这个女生,对自己命运深深的不屈服和倔强,甚至有点偏执。命运对她确有不公,但她还是想要逆天改命。

书上记载很多开双眼皮的方法,却没有记载怎么给一个没有眼睛的人做双眼皮,这对于任何一个医生而言,在技术上,都是未知的:常见的方法,用在这样罕见的条件上,是否还会有原来的效果?

除了技术上的难点,这样一个有偏执需求的客户,能否接受手术的不确定性?

这是一次人性的考验,就算我确信自己有能力完成这个手术,我并不知道这个特殊手术的真正效果,我的客户如果讲道理还好,如果不讲道理,我自己就是自寻死路。这首先考验的是我的人性,我有无替他人牺牲的勇气,再次是考验我客户的人性,她有无接受无常现实的决心。

而人性其实是经不起考验的。我斟酌再三,还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委婉劝退吧。于是我说,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需求,我有信心能完成手术,但对于手术后的效果,尤其是对称性毫无把握。她表示很可惜,她就是希望也能有一个双眼皮,这是多年的心愿,其实她对大小、对称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不过听我一说,还是先打消念头了。

过了许久,她又来面诊的,我依然还是已经忘记了她,她一提醒我多观察她的右眼,我就马上记起了她。她告诉我,回去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想要再来碰碰运气,希望我能给她手术。

我思考了良久,其实在技术上,我是略有信心的。因为我对双眼皮手术的理解,对眼睑的理解,已经非常的深刻了。她确实是眼球缺失,但是眼睑没有受伤,所以,所有的解剖结构,都是完好无损的,只是因为没有眼球的支撑,眼睑内部的结构应该会缩在一起而不舒展,但我有信心在手术中辨认出来。

唯独让我担心的,是人性。

我是自带圣母属性的医生。当然,我始终认为,医生该有这样的样子。我的同行,常常会因为客户条件比较差而拒绝手术,我当然表示理解,但我确有不同的态度。条件差确实手术效果会差,我宁愿通过沟通去让双方的目标一致,而不是直接拒绝。这时常会让我暴露在一些不安好意、甚至恩将仇报的人面前。人总是戴着面具,不像我这般真诚,那副面具的下面,或许就是一个升米恩斗米仇的灵魂。他们会用业余的观念,去评价指责我的专业能力,而从不考虑自己的条件所带来的影响,无法感受到医生在恶劣条件前勇往直前的勇气和善意。被伤害的多了,自己的身上便是千疮百孔,而自己的心却依然向往自己的信仰。

没有我做不了的眼睛,但是我知道,有些人能做,有些人不能做。

这个姑娘的一句话,击中了我,她说,她知道命运无常,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那行,如果你知道,那么你我就是同道中人,那么,我就愿意为你,去冒这个险。

手术之前,其实我一直在推导,这个手术该如何去做。我一遍遍的设想,这个右眼切开后会遇到的情况,以及自己的方案。方案就是“快准狠”,用最轻柔的操作,迅速找到双眼皮手术的关键点位,迅速完成关键操作而尽量少的产生破坏。这需要对解剖极端的熟悉和对双眼皮手术极端的认知。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快,是在迅速的找到对手的破绽和一击致命的技术之上的。高手杀人,永远都只需要致命一击。非致命的打击,只是徒增对手的痛苦而并无实质的作用。

手术当天,她取下义眼,眼睑立刻塌陷瘪了进去。我所面对的,是一个特别的难题,左边眼睛是好的,内双,右边眼睛是没有的。如何,才能让差别这么巨大的眼睛,做完手术之后,双眼皮的效果差别尽量的小。

没有人告诉我答案,恐怕书上也不会有。所以,我对她说,我是按照我的直觉,来设计和手术。

外科医生的直觉,本质上,就是一种艺术。这是技术反复操练之后,形成的对手术的一种感觉。就是这双眼睛的画线,我是没有靠尺的。正常的双眼皮画线,要用尺画线,做到两边设计一致。但是本来两边就不一致的眼睛,画的一致了,反倒做出来也会不一致。所以,我是徒手画的,我在站立位用探条去模拟双眼皮的效果,根据这个效果,大致的确定双眼皮线宽度,再用尺去稍微调整宽度,这两个的眼睛的差别有多大呢,右眼的眼皮从来就缺乏支撑,所以会厚而弹性差,左眼因为眼球鼓鼓的眼皮被撑的薄而松弛。凭直觉画好线,设计好去皮。

一旦设计好,手术其实就是我推导过程的实际演练而已,一切尽在考虑之中,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手术完毕,当客户站着拍照的时候,我不仅惊呆了。无论是形态,还是对称性,都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

不禁长出一口气。

这个客户,从此之后,就再无联系过我,仿佛遁入茫茫人海。有的,只是我对自己得意之作的念想,仿佛自己的孩子长大,羞愧于自己的出身,急不可耐的离去。留下我,遥相祝福。

有时,我也觉得,无论我多么的尽力,只需她不来怨我没有给予更多,我便想谢谢她了。

我当然,也感谢她,若不是她的执着需求,就算我有登天的本事,也不会有如此传奇的故事发生,而这个手术,也促发了我对大小眼、眼皮松弛、不对称眼睛的设计的非常规思考。

希望她,未来的路上,愈发的顺利,治愈自己的童年。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