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术后乳房再造——背阔肌皮瓣假体植入

刀划过她背上的皮肤,鲜红的血渗了出来。

这是多么细腻的肌肤,让人不忍心用刀切开,所以,我反复研究了切口的位置很久,即可以在极限下完成手术,又可以让疤痕更加的隐蔽和小。

她的血,鲜红。人与人血的颜色,其实是有细微的差别:颜色上有差别,有人亮一点,有人暗一点;质地上也有差别,有人稀一点,有人稠一点。她的血,如绽放的玫瑰般,展示着她年轻的生命力。

她,才35岁。却得了乳腺癌。

正是如花的年纪。

两个孩子的妈妈,正是幸福的年纪。依然如少女般的身材,并无赘肉,甚至连妊娠纹都淡淡不可见。

她家人的年纪,与我相似,亦是一个医生,四目相接,其实大家心里都懂,并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家人只是交代:肿瘤切干净,修复尽力做。

之前的一个半小时,普外科的同事,已经把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做好了,原本丰满挺拔的乳房,成了弯盘里等待做病理的组织。

我们原计划做一个转移背阔肌皮瓣再造乳房,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取背上的肉,填充到胸前。但是我发现仅仅取背上的肉,体积不够,即便再造好了。左右两侧的乳房,大小差异太大,仍然不够美观。

我相信,手术台上的她,曾经为自己的幸福而满足,为自己的美丽而骄傲。所以,我们有责任,修复她的骄傲,而免于巨大落差的沮丧。

所以,经过商量,决定再植入一个假体以弥补两侧的不对称。

病患,常常在再造的问题上太过保守,当癌症来临,似乎生活已经崩溃,而可以屈服于未来。总是会说,留着下次如何如何修复。但作为一个医生,我很清楚,所谓的下次如何如何修复,多数是一句安慰自己的话,绝大多数人,是没有勇气,走上手术台,再来一次下次的修复的。

植入假体,虽然会增加手术感染的风险,也可能在术后放疗时出现一些假体的并发症,但是如果成功,其收益是巨大的和不可估量的。而各种并发症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假体取出而已。以一个假体一万元计算的话。不成功,损失一万元,若成功,收益整个人生。

刀切开皮肤,到达脂肪层。在脂肪层向下游离到腰部,向后游离到背脊,向上游离到肩胛骨下端,向前游离一直打通胸前的残腔。从背脊处斜方肌的前缘向深面,找到背阔肌的止点,切断。顺时针方向,依次切断背阔肌的止点。从胸部的背阔肌前缘向下游离,并掀起,逆时针方向,切断背阔肌远端。将整个远端全部切断,向上掀起背阔肌。在肩胛骨下端汇合成束,绕肩胛骨而上,直达起点。如此,便制成了一个能以这个起点旋转的带血管的背阔肌皮瓣,可以转移到胸前。

假体公司附送了一个临时用的扩张器水囊,用来判断该选用多大的假体。使用水囊模拟假体的效果,发现尽管已经切取了很大的背阔肌皮瓣,依然无法完整覆盖假体,为此决定再打开部分胸大肌,帮助包裹假体。

将转移到胸前的背阔肌与胸大肌,在水囊的模拟下进行立体缝合。以制造放置假体的“口袋”。将假体植入到此口袋之中,仔细关闭这个口袋。

待皮肤伤口都缝合完毕,手术大功告成。检查手术的效果,尽管不能和天然的乳房相比。但也足够以假乱真了。

整个手术,从中午12点,做到了晚上6点。但如果只是切除,只需要2个小时。

下了手术台,如释重负,觉得对得起她,也对得起她家人了。

相信她一定会很快的康复,并且带着完整的身体和未经创伤的精神,回归社会。依然是幸福的样子,依然是体面的样子。

乳腺癌是女性高发的恶性肿瘤,而目前我国治疗的理念,还停留在切除之上。切除当然可以治疗乳腺癌,却无法治愈人的内心。曾经是因为整形外科整体水平的落后,导致了乳房再造无法大范围推广。但时代在前进,医疗的技术在提高。希望更多的女性患者,在面对乳腺癌的时候,除了切除手术,还能有再造乳房的理念和决心。

不仅要活着,更要活出自己。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