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号

周六,晨5点07分,我醒了。似乎有点不应该这么早醒来,多么羡慕可以睡到被闹钟叫醒的人。

12月的早晨,哪怕穿戴整齐,都还是冷的。我一个人发了会呆,想,我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休息的是不够的,难道是因为到了年纪了?大概吧。又或许,我太渴望新的可以奋斗的一天,所以,迫不及待的醒了。我宁愿相信,是后者。

7点之前叫滴滴打车是有优惠的,7点25就到了医院门口。觉得好冷,手机天气一查,4度。唉,前两天不还是有8度的么,怎么突然就到了4度。年少时有老妈算计着温度换被单添衣服,如今老妈尚能自理,而我却不能自理了,等觉得冷了,才知道降温了。

一碗热面吃下去,觉得暖和起来了。上海的面,做的太敷衍。还是想念苏州的那碗面,做的细腻而用心。

周六科室里是没有人的,除了一位清洁工周师傅。我们医院的院长并不知道,有一个医生,悄悄的来医院,把排着队的客户看完,又悄悄的走。但清洁工知道。

他总是说:我看这么早来人了,就知道是你。劳模。

我不是太想让我的同事知道,因为我怕传递压力,每个人有每个人工作的态度,在我们这么一个较为宽松的科室,我不想把对自己的压榨,让同事知道。所以,我喜欢周六,如快闪一般的面诊。空荡荡的诊室,突然就不真实的挤满了人,然后又渐渐空荡,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8点还没到呢,就有客户到了,于是便开始吧。

这一工作,就到了12点半。

我很贱的,我享受饭点被推迟的工作。如果11点就结束了,我一定会很慌,我会想,是出了什么事了导致客户不多?有时我会慌的团团转。

今天的饭点被推迟到了12点半,所以我心满意足的喜滋滋的照例到医院对面的永和大王买一份猪排卤肉饭。每次都要点一样的,我喜欢这种仪式感。

下午在多点合作医院还有4台手术等着要做。今天唯一的休息机会,就在中途转场的出租车上了。我便滴滴了一部别克的GL8,一个人坐一个大商务车,为的是有个机会可以躺下闭目养神一下。

手术客户已经等着了,立刻就投入专注的手术中去。

手术做完,已是华灯初上。

常常有客户在手术时和我闲聊,问我累不累。身体上当然是累的,而心里是满足的。

我若多休息一天,总觉得自己虚度一天。生命是多么的短暂,人是在一天天的老去,我好想赶在老去之前,去看一看自己的巅峰。生命无常,而职业生涯随时可能会戛然而止。我宁愿自己每多活一天,就能让自己的职业生涯延长一天,而职业高度更上一层。

所以,我选择偷周六的一天,我相信聚沙成塔的力量,我一周可以偷一天,一年可以偷54天。如此算来,我已经为我的职业生涯多偷了好多天。

世事无常,或许总有一天,想要如此努力,看着空荡的诊室无能为力。就特别的想要珍惜,能全速前行的每一天。

有些事院长不知道,但清洁工知道。而我,必然会成为我自己的院长。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