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漂亮的双眼皮”

这个客户进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像一阵清新的风,她穿着一件绿色的风衣,至少168的身高,身材纤细。

我望了一眼她的眼睛,说道:你是不用来找我的呀!

常常有原本就是双眼皮的客户,还想更完美一些,所以来面诊。

这个女生的双眼皮是挺好看的,就是眼眶不够大,所以眼睛还显得不够大。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正常的双眼皮。

她说,她的朋友们总是嘲笑她,说她其它都长的很好,唯独眼睛小了一点点。所以她有点耿耿于怀。

再仔细的观察一下她的眼睛,略有点肌力不足的样子,角膜暴露的略有不足,所以,似乎少了一点点的神采。

我巴拉巴拉的讲述了很多,总之就是告诉她,并没有完美的眼睛,倘若对现在的都不满意,那么哪怕做完之后,也是不会满意的。

她拿出手机,给我展示了一张在别的门诊部面诊的照片,告诉我,医生说,只要做一点提肌,开一点眼角,就会是一个“那种漂亮的双眼皮”。

突然之间,我觉得一阵悲悯。

就是,我在这边工作、手术。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做出一双“那种漂亮的双眼皮”么?
不是的,我是为了客户真正的需要。

为了让我面前的人,可以安宁。

假如,手术能让人安宁,那么就手术。假如,宽慰能让人安宁,那么就宽慰。

我不是目的性很强的为了手术,而是同时拥有做或者不做的选项,就看我用心去感受,我面前的人,究竟需要什么。

事实上,或许做出来的眼睛算是“那种漂亮的双眼皮”,那么她现在的眼睛就是“天生自然的双眼皮”。

是谁?自大的认为“那种漂亮的双眼皮”就一定好过“天生自然的双眼皮”?

她需要的,真的是一个手术么?
我始终认为,她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一个面对困惑时的答案。

我想,她大概是在我平时的文字之中和客户的口碑之中,感受到我身上或许会有她想要的答案。而她是来要这个答案。

这需要我去用心感受,她灵魂深处真正的需要,她现实困扰背后的原因。而不是推波助澜的去纵容她对自己的否定。

我肯定的告诉她原有的“天生自然的双眼皮”已经足够好了。

而我问她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假如她已经经历了一些事情比如手术,已经变得“更好”了,最迫切,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她支吾的说了一些,比如想要更努力的工作,赚更多的钱。而我知道,或许她还想说,大胆的去爱某个人,或者某些事。

“其实,你可以现在就立刻马上去开始你最想做的事情,而不必非要等到自己变得更好之后。”

重要的并不是变得更好,重要的是做你想做的事情。而变得更好只是一个借口,告诉懦弱的自己,因为我自己还没有准备好,所以,我不敢去做那些想做爱做的事情。

是那些重要的事情,是对某些人对某些事的爱啊!时刻充盈的心间,而是因为没有勇气啊,迟迟不敢动身去做。

我知道,你看中了我身上的勇气与力量。

那么,我就无私的共享于你,请你拿去吧,我的勇气与力量。

所以这就是答案。

这个女孩在不同的医生之间寻寻觅觅的答案,她要的不是一个方案,她要的是一个肯定。

我告诉她,“请立刻马上,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爱一些事,或者爱一个人。”“但是,请你悄悄的去做,不告诉任何人,不祈求任何的回报。”

我们快乐,是因为我们可以自由的做自己像做的事情。而不应该,因为所做事情的反馈而情绪化。

当我们告诉别人,我们在做一件事情,就会有无数的反馈,会干扰我们的判断,会让我们明明在做着自己爱做的事情,而一边痛苦。

所以,与其痛苦的去接受外界的反馈,不如痛苦的孤独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而让自己为自己的自由骄傲。

我劝她过极简主义的生活,学会断舍离,去明白自己的最爱与非爱。或许我们没有能力去收集更多的喜爱,但我们可以在现存的欲望中选择,仅留下少量的最爱。

她告诉我,她似乎明白了,终于可以放弃手术的念头。她恭敬的离去,而我并不介意,在她身上,花费了更多的时间。

有的人,我分享一个手术。有的人,我分享一点光。

而那个所谓的“那种漂亮的双眼皮”,好肤浅。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