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眼睛的乐章

最近,我突然担心起自己晚年的娱乐生活了,为了担心晚年空虚,想学习一门乐器。

说来可惜,我从小是缺乏乐理的熏陶的,只是在初中时期,参加了学校的铜管乐队,吹过一阵小号。当年老师选学员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小号是特别难吹响的,于是老师在讲台上放了一把小号,男生轮流上台吹,吹的响,就吹小号,吹不响,就分配到萨克斯、单簧管、长笛、长号、大号等等。我当然是吹响了的。后来我就有点后悔了,因为小号这个乐器,太过于嘹亮,是没办法在家里把玩的,所以,一离开铜管乐队,就放弃了。反倒是分配到萨克斯的同学们,不仅有了这段铜管乐队的经历,也有了一个兴趣爱好。

所以当我想拾起一门乐器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萨克斯,中老年男人吹萨克斯的样子还是很有腔调的。一个人对着视频练习是很难又枯燥的,折腾了个把月,目前的进度也无非是能把音阶吹出来,指法会而不熟,常常需要停顿思考,音有时吹准,有时吹不准,特别简单的曲子,比如《欢乐颂》、《送别》,凑合能吹,吹着常常中气会断。呵呵了,总之是相当入门的了。我一般选择傍晚5点多到6点,在阳台练习,这个点估计没人睡觉,街上还吵,要么家家户户忙烧饭,要么下班高峰注意力不在噪音上。天一黑,我就不敢练了,毕竟,还不是音乐,是噪音。

不过我对自己还是相当有信心的,毕竟到晚年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好走,而且,我很清楚,该如何去掌握一门技术,然后从技术上升到艺术。手术,和音乐,应该就是相通的。

我特别佩服的,是那些能创造乐章的人。我们可以找到很多现成的曲子可以去练习、演奏,这中间有很多人,最终可以成为演奏或者演出的大师,但是谱写乐章的人,真的是很少的。所以,我觉得那些能理解音乐,能把自己内心感受谱写下来的人,真的是非常令人钦佩。

我就无法用音乐把自己的内心感受写下来,我现在甚至还不能很好的把别人谱写的音乐演奏好。

要到什么时候,一个人才能谱写自己的内心的乐章呀。我想他一定非常的了解音乐,一定是做了大量的练习。或许,只要努力的练习,就一定能达到这样的阶段:熟系音乐,能表达音乐本身所包含的情感。再往后,就应该需要天赋了吧,必须要在音乐和自己的内心产生关联,学会用音乐表达自己。或许,这一步,就是靠领悟。有的人,通过努力,终其一生成为演奏家。而只有悟道,才能真正成为艺术家。

演奏家的技术精湛,而艺术家的灵感闪现。

我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我才能成为萨克斯的演奏家,或许,我这辈子都不能成为音乐的艺术家。不过我知道,我已经成为了眼睛手术的艺术家。

音乐与手术,真的有太多相同的地方。

当我们初学音乐,就像一个医学生初做手术,一切都是那么的未知。于是我们就请教老师,找来练习的曲子,练习,就像医生进修学习,在上级指导下练手。热爱音乐的人,会不厌其烦的练习,然后从练习曲进阶到乐曲,有的人为了生存,混口饭吃,就能在不断的练习中,完全掌握演奏的技巧,成为演奏的大师,而少数人,在对音乐热爱的指引下,悟道,最终成为艺术家。

医生,也是如此,一个手术,就有如一首练习曲。音乐修养的养成,需要多少的时间与练习?而医学修养的养成,是更需要花时间的。有的医生,学会一个手术,就好像练会了一首练习曲。于是反复的在工作中,练习这首曲子,最终当然是能掌握,并且成为优秀的外科医生。

拿整形外科来说,双眼皮手术,是眼睛练习曲。隆鼻手术,是鼻子练习曲。因为不同手术部位太多,其实练习曲是非常多的。

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当然是能掌握至少一项技术的。到了这个阶段,其实只是成为一个合格的演奏家,而不是真正的艺术家。

为什么,同样是做双眼皮,有的医生做出来千篇一律?因为,他只是在演奏那首练习曲呀。他一遍遍的在不同的人身上,演奏着自己已经掌握的那首练习曲。是的,那首曲子演奏的相当完整,可惜,缺了一点灵魂。

什么?手术是有灵魂的?

是的,手术是有灵魂的,手术也必须是有灵魂的。

手术的灵魂在哪里?手术的灵魂,就是医生的内心感受呀。我一直认为,技术和艺术的差别,在于内心感受。技术是死板的复制,而艺术是基于内心的创造。

当我,遇到我的客户,我静静的欣赏她的眼睛,这是多么独特的眼睛啊,在这世界之中,你找不到另一双一样的眼睛,而最多找到相似的。这双眼睛,向我述说着它的气质。如同一件件沉睡多年的乐器,散发着不同的音色,有的明亮、有的忧郁、有的沉重、有的轻盈。

这一件件独一无二的乐器,怎么能一遍遍的去演奏那雷同的练习曲?我唯有用心感受这件独一无二的乐器,饱满的热爱,去为她谱写独立的乐章。

我曾经做眼睛的手术,一边手术,一边在想手术的步骤,就好像一边在演奏,一边在看谱子,谱子上的音符,永远在指尖之前。我现在做眼睛的手术,一边在想如何让眼睛更舒服,一边在手术,已经没有了谱子,只有我的感受,我的理解与想法,在指尖之前。

我相信自己细腻的感知,这指尖的触觉,是在无数次演奏练习曲中领悟出来的,我如今已不在演奏练习曲,只想为每一双独一无二的眼睛,谱写独一无二的乐章。

我很快乐,因为每个手术,都是我原创的作品,我不觉得枯燥无味,我只觉得有满满的成就感。

我特别期待,有一天,我在音乐上,也能有所悟道,那样,我一定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领悟,也谱写下来。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