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尔雅门诊部

美尔雅门诊部是我多点执业的第一站。

这是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门诊部。在偏僻的上海郊区一条二线大马路的沿街第二排商住楼里。所以,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也差点找不到这个地方。

当时自己刚刚起步,也不认识医美圈子里多少人。问了一个朋友,有没有门诊部可以多点执业的。于是推荐了严总给我。

严总是个莆田人。莆田人搞医疗真的是厉害的。V,v,,不,。这个严总走的路子是独辟蹊径的。他开一个医院,是不怎么从病人身上赚钱的。他的思路其实也很有意思。本质上,是共享手术室。

建一个医院在路边上,是不是就自动会源源不断的产生价值呢?并不会的,医院要产生房租、人工、水电、以及打点黑白社会的各种费用,其实是一个无底洞。真正产生价值的,是客户。要有客户来到医院,付费享受各种服务。才会产生价值。对于医院来说,就是要有手术。但是让这个医院自己去找客户,是找不到的。谁会去一点没有名气的小门诊呢?

所以,严总就和医生以及团队合作。他就经营医院,医院和团队就做好自己的手术,吸收客户。他一个诊所,或许背后有十多个团队公用这个手术室。这样,他就不需要管客户从哪里来的。

最后,将这个小门诊的流水做的非常的好看,每个月手术量也很多,整体打包卖给下家,他通过卖医院赚钱。然后再开新的医院,把原来的团队带上,重新开始。下家买了一个空的医院,如果经营不善,是非常容易亏的。因为重要的不是医院,是医生。

我也没有做什么调研,既然是第一步,先试一下,重要的是要走出第一步。

我是要感谢我的客户们的信任的,那么偏远的地方,也愿意跟着去。

说实话,美尔雅门诊部也不算小的了。至少,比我华山医院的整形科,要大了。一楼接待处,3楼一整个楼面外面接待,里面手术室,还有病房。对我来说,我就考察它的手术室。手术室3间半。真的,不算差了,我华山医院的整形科手术室,是一个大房间并排放两个手术床,非常的不正规的。人家虽然是门诊部,也有三间标准的手术室,还有一间换药室应急可以当成手术室用。

在这里,我看到了渠道团队。

渠道团队是2018-2019年非常特别的医美现象。由一群非医疗专业的人,搞出来一个工作室,疯狂的通过各种渠道和互联网吸收客户,然后租用门诊部的医生进行手术。比如,夜店的小哥,以介绍工作的名义骗那些姑娘,说先要整容,然后贷款整容,通过贷款控制那些姑娘的身体为他们卖命。又比如,某些工作室可能只是美甲的,通过在微信大量的转发他人的手术照片,招揽客源,然后转卖给门诊部。

我当然是个另类。从一开始,我就是有职业信仰的指引的。所以,我都是踏踏实实的,通过面诊-预约手术的模式来进行工作的。

这些团队为了赚钱,真的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最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一些一次性用品的再使用。比如电刀,电刀是手术必须的,有的电刀可以多次重复使用,那需要消毒再用。有的电刀是一次性的。这些团队为了省那么几十块钱,很草率的通过药液浸泡消毒后就重复用了,有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我实在是无法接受这种的,所以,我的电刀是自己从网上采购的一次性的。当然,这些出厂就是消毒好的无菌的。

为了省钱,三个手术室,只有一个电刀主机。我真的觉得这里的老板脑子很不正常。这个医院的装修,看看样子就要百万。渠道手术是没有低于2万的。所以按理是不差钱的。一个电刀主机也就万把块,难道不应该每个手术室放一个。他们做双眼皮是不用电刀的,满视野的血,根本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做双眼皮要用电刀,所以有时候就要抢电刀主机了。

有些手术是必须要用电刀的,比如肋软骨隆鼻,取肋骨也好,鼻部的分离也好,确实出血多的。所以,我也只能让,然后傻傻的等他们手术好。最后我也在淘宝上买了一个韩版的小电刀主机,字典一样大,凑合能用。

所以,有段时间,我每次去美尔雅,要自己带着一个大包,带着自己的电刀主机和电刀。这种初创的体验,回忆起来非常的好笑。

在美尔雅,我竟然还遇到过一次手术室停电。巧的是我刚好一台手术结束。我就看着隔壁房间的旁观的医生们人手一个手机开着闪光灯,照着术野开刀。好在一个小时,终于修好了。

这个地方,虽然不大,也不算豪华,设备不算最好。但我也觉得挺好,至少有个医院以外落脚的地方了。

也就合作了半年时间,严总就一直透露消息给我,美尔雅要卖掉了,他要造新门诊部了。

他每次都笑的非常的满足,我猜想卖掉这个医院,让他大大的赚了一笔。社会就是这样的,我这样的医生和普通人,是无法获得开这种门诊部的资格的。需要政府部门有人,才有机会得到授权。严总就是利用这点,把医院卖给了急于得到资格又搞不定政府的人。

具体是哪一天卖的,我并不知道,这一天来的却非常的迅速。接盘的老板,似乎财大气粗,刚接手就马上要装修调整,一天的时间都不愿意耽搁。

严总是走了,我就变得特别尴尬了。因为多点执业是要备案的。他的新门诊部没造好,我就不能去手术,而我合法的多点执业点,还是在美尔雅的。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在美尔雅开展手术,而这时,门诊部的主人已经换成别人了。

新来的老板是做渠道出生的,所以对医生是非常看不起的。对于渠道医院来说,医生就像厨房里的厨师一样,只管做菜根本不用见客的。在那里,医生是比护士还要级别低的。因为护士就是主人的眼线,要盯着医生的一言一行。

这段时间,我真的是非常的不适应。堂堂华山的医生,在这里被护士护工盯着,随时会被打小报告。大丈夫能屈能伸,忍呗。

新来的老板有自己的装修计划,他们很快就装修了。于是我职业生涯史上印象深刻的一幕出现了。

那天我来到美尔雅的时候,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我的天,我来到了一个建筑工地。三楼外边的接待处,开始装修,地上抛光砖被撬了,水泥露了出来,吊顶撬了,电线啥的都坠了下来,各种电线管子、建材,堆在大堂里。

我真的无地自容了。好在手术室还没装修。

家属们开始有点意见,甚至要开始起哄了。这个我是完全理解的。

我站在扬灰的大堂里,极端镇定的告诉他们,不要抱怨,抱怨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克服一下,关键是把手术做好。

其实那一幕像极了电影的情节,以至于客户回去之后对我镇压的那一幕赞不绝口,甚至客户的妈妈偷偷问客户周医生结婚了没,似乎是替女儿看上了一身正气的我。

一周之后,美尔雅就装修好,新生了。

这个新的美尔雅,让我见识到了不同团队的厉害。明明是同样一个地方,仅仅是小量的装修,通过加强清洁工作,焕然一新。变得更加的整洁、现代而没了原来的江湖气息。同样的手术室,变得非常的干净、有序。以至于我对新的老板还是非常有好感的。也让我对严总的管理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但是新的美尔雅对医生的态度实在太差了。

所以,当严总的新医院造好之后,我就毫不犹豫的注册了过去。

偶尔,我还会开车路过美尔雅,它在沿街的第二排楼里,所以每次我连它的店招都找不到。一年之后,听说,美尔雅关门了。渠道团队,因为干的勾当实在太过恶劣,也只能在历史上露一下头。而渠道团队的溃逃,直接导致了小门诊部的关门。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