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之路

小雯又一次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没底气的问我“周医生,你能修复好么?我到底要不要再做一次?”

我凑近了观察了一下她的眼睛,右侧的双眼皮几乎已经掉完了,而左边也很浅。

“我有信心,”我斩钉截铁的答道,“我那么努力的精进成长,就是为了这么一刻。”

小雯是18年5月做的双眼皮手术。这是一个我印象深刻的眼睛,她的眼睛特别的突,仿佛要从眼窝里爆出来一样。我记得当时的我,只是预感到这样的眼睛一定很难做,却说不出来问题在哪里,为什么难做。

我记得手术的时候,我其实心里缺乏底气。这样一个突眼,是很容易形成三眼皮的,为什么会形成三眼皮,当时的我,不知道。手术做的有点机械,画线、切开、固定、为了防止三眼皮的形成,我还做了眶脂对腱膜的保护,缝合。

手术即刻的效果还可以,但我心里挺忐忑的。术后早期果然出现了三眼皮,后来又慢慢的消失了,半年之后又联系我,双眼皮有点变浅,而一年之后,来修复了。

我站在手术室的门口,观察着她。

突眼、双侧重睑浅,右侧角膜很隐蔽的被睑缘遮盖。我检查了一下她的肌力,右侧提肌力量不足。

我觉得我越来越拥有透视的能力,可以看透一个人的眼睛,从皮肤到眼轮匝肌到roof到眶隔到眶脂到腱膜到睑板。可以看穿眼睛的掩饰而看到最本质的眼睛的大部分问题。

双眼皮手术,其实就是去寻找眼睛缺陷并弥补缺陷的一个手术。

无数次的手术磨练,潜移默化的磨练出一双透视之眼。

我很清楚,小雯双眼皮变浅的根本原因,是初眼没有做提肌弥补肌力所致,而解决的办法就是补做提肌。

我觉得我是极端渴望成长的一个医生。一个客户,要多么的信任,才能将自己的眼睛交托他人去手术。而医生,除了尽力做好之外,别无回报。手术遇到越多的客户,越是发现每个人的条件各不相同,越是发现有太多奥秘需要去领悟。

一人一世界,一眼一宇宙。

宇宙,你越是望的远,越是发觉更加的无边无际。

我所理解的眼睛,就是如此。

人终究不是上帝,即无上帝之眼,也无上帝之手。我为自己还是一个凡人而感到负罪感。

所以一定有一条路,可以离上帝更近一些。

那么,我就只能去走这条路。一条无止境的精进之路。

首先便是虔诚,虔诚并不是盲信,而是发现自我,确定目标。虔诚是将与目标无关的事情放下。所以,我只做眼睛了。再虔诚一点,我只做双眼皮手术了。一个人的精力是如此的有限,而眼睛是如此的奥秘无穷,我只能放弃其它的手术了。

然后是坚持,我知道我要坚持成长,不是坚持做某一个手术,而是坚持在每个手术中获得灵感、成长。

然后是爱,我几乎不因为手术条件推卸客户。不因为手术的难度而逃避,而坚持对每个人的热爱而勇敢担当。事实上,我要感恩那些条件比较差而依然信任我的客户,在那些充满艰难的手术中,我付出更多也往往领悟更多。

最后是不知疲倦的重复。一个月做别人一年做的量。一年做别人一生做的量。

我知道有人在等我,我知道我不该让他们等待太久。

当我再见到小雯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那副眼睛,而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我在等她。对于眼整形而言,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如果初眼有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多数最后会表现出来。

我记得初眼手术时,我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是遇到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而我再次见到时,却是一眼看透了全部。这种气定神闲的感觉,真的是无比的美妙。

打开自己曾经做过的眼睛,仿佛是故地重游一般。看着自己曾经的手术痕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曾经的每一个操作,最终的效果,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补做提肌后她睁开眼睛,我特别的满意,还没缝合,就迫不及待的让她拿了镜子看看自己的变化。

眼睛一旦被看透,也就被驯服,手术流畅行云流水般结束。

我心里的一个结也被解开了,这是一种无比愉悦的感觉。

术后,我感谢小雯。感恩她的信任,给予我再次手术的机会,让我可以弥补自己曾经的不足。也给了她自己一个机会,证明自己最初选择的正确。

曾经的那个不足的我,总是以为自己什么都会了。也常常觉得客户要求太多太挑剔。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没有做错,错的是客户条件太差。

而现在的这个我,觉得眼睛是如此的奥秘,值得用一生去认识。感恩客户的高标准严要求,这些标准和要求,正是迷茫的医生真正应该追求的方向。正是这些标准和要求,指引着我的前行。

每个人都在成长,而我,更拼一点而已。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