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水准的双眼皮

今日合作医院手术日,助理说有一位男士想当天来面诊,如果可以的话,想要手术。

我对想要当天面诊当天手术的客户,总是有一点警觉。因为预约面诊,面诊后预约手术的模式,给了客户和医生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对于客户而言,多去面诊几个医生,了解不同医生的说法,对手术决定是有帮助的。当天面诊当天手术的客户,总是觉得少了一点郑重的思考,也太仓促了。

到了医院看到客户,二十七八的男士,因为眼睛实在太小的缘故,长的不够阳光,特别的是,是妈妈陪来的。妈妈陪着小姑娘来面诊的,很多。男生来面诊,多半是单独来的。妈妈陪来的,倒是比较少。

男生的眼睛,条件相当的一般。整体眯的很小,黑眼珠躲在多余的眼皮后面,右大左小,左侧还有点斗眼。这样的眼睛,常规门诊来面诊的话,一般尽量能不做就不做了。

男生似乎是挺相信我,径直就来面诊,甚至直接就想手术。其实我是不知道这之前他有没面诊过别家的,或许当地面诊了,难度太高医生不怎么敢做,所以来找我了。

他妈妈带着一叠检查报告,我看了一下,是眼科的相关检查,眼睛功能有关的,说是因为有点觉得眼睛干,所以去查了干眼症相关的指标。

其实,不去评估任何他的眼睛条件。光是他们对自己眼睛功能的在意程度,就已经可以拒绝了。我面诊的客户太多了,大多数人,是关注审美。极少数的人,还没手术呢,就杞人忧天的去关注一些非主流的问题,比如,干眼症。

干眼症这个症状,用我的话说“只要你自己觉得有,那么就会有,而且,只要你坚持说你有,别人是无法通过检查反驳的。”手机看的多了,都会有干眼的症状,一股脑的都可以推到手术上去的。

我对他说,我的手术,熟练又精细,甚至精致。所以,是绝无引起干眼症的可能。如果,术后觉得眼干,希望不要怀疑到手术上去。

这样一对奇怪的母子,说不定是妈宝,眼睛条件不好,医疗机构去过不少,关注干眼这种非主流的问题,从理性上说,我可以拒绝了。

事实上,随着自己手术技术的精进,我现在并不挑眼睛。也就是说,其实无论什么样的眼睛,我都有做好的准备。所以我就开门见窗的沟通。

我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他说,搞金融的。

我问,是投资类的么?

他说,是的。

于是我说,做双眼皮,和金融投资非常的相似。可能会涨,也可能会跌。我相信在你的职业生涯里,必然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明明知道某笔投资,是会亏的,却通过努力操作,挽回了很多,大亏变成小亏。在这样的情况下,于客户来说,或许会指责怎么投资亏了,但于你的职业精神来说,你的工作同样是值得骄傲的。再换个说法,如果某笔投资,如当时的综合形势而言,最多赚100块,那么优秀的投资就是尽量去赚满那100,或许最终赚了95,却不能因为赚不到150块而去指责这次投资的。投资或许有无数次可以马后炮,在实际操作中,只能选择当时认为的最佳操作。

因为他是搞金融的,所以,我相信他是能听懂的。他表示理解。

其实,这就是一个信任问题,总是有客户说,医生,我相信你的技术。

唉,其实医生想听得,并不是这么一句话。

医生的技术 ,有之前无数的案例做证明,也根本不需要客户来评定。真正的信任,是:我相信你在任何时刻做出的一定是最佳选择。

因为如此,那么结果就不用去评定,因为在任何时刻都做出的最佳选择,必然导致最佳结果。无论客户喜欢或是不喜欢。

口口声声的说相信医生,却等着看最终结果,用业余的标准去评定一个医生的技术,本就是错误的逻辑。

他似乎是理解的,既然如此,他的眼睛条件是无关紧要的。

于是我便说,我没问题的,如果他想做,就做好了。

然而他的妈妈似乎要挑选手术的场所,无论冠冕堂皇的说了多少话,意思就是想在华山总部手术,还要留手术的证明单据。这就是他们口中的相信么,真的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对于医生而言,这些所谓的证明单据,除了出纠纷打官司之外,毫无用处。

我就这样慈祥的看着他们,有时我太过清醒,任何事情,只要有一点点的蛛丝马迹,我都能洞察清晰。

我并不想戳穿,或者多解释什么,我就留下一句话,要么今天在合作医院做了,要么就不要做了。

原因很简单,我在合作医院手术,更有安全感。

这大概有些笑话,但却真的不是一个笑话。在合作医院手术,我与客户之间,只有法律。在自己医院手术,我与客户之间,还有各种领导和部门。与人打交道是多么的累。

我相信自己的技术,这个话是否好生奇怪,我上文刚刚说我不喜欢听这句话。不过自己对自己有几斤几两,确实是有数的。这个眼睛条件不好,想来也是到处碰壁了。但我真的不怵人的眼睛,我只觉得人心难测。我觉得眼睛真的是我的好朋友,无论条件多差,无论美丑,它就在那里,等着我去洞察剖析,而人心难测,有时一副脸,只是一副脸。

然而我是不怕的,我做好自己。我始终如一。哪怕,可能会伤害到我。我只求问心无愧一贯的做好自己,并不想因为他人的善变而改变自己的原则。我相信因果,因为我现在选择,所以我接纳我选择之后的所有可能结果。我选择,是因为相信,而不是侥幸。

我选择是因为我相信一切该发生的应该发生,而一切该来的都应该来。他是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他本人值得我帮助,而他的妈妈或许不值得,但那不是他。

最终他做了。

对于这样一个眼睛,我有我自己的理解、理念。我现在每看到一双眼睛,都会去洞察为什么这双眼睛,是现在的样子,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只要洞察原理,一切就变得明了。所有的手术操作,就有了指引的方向。

我问他从何而来。他说是从加拿大来。因为长期和亲人分开,所以回国期间就天天在一起。或许,他不是一个妈宝。

我开玩笑的说:你从加拿大来,所以,我们的这个手术,是跨国手术,是有国际水准的。

我既洞悉原理,处理起来目的明确。我告诉他,手术如金融投机交割的刹那,或许交割完之后马后炮,觉得还能再等涨涨,但是交割的刹那,必然是自己在那时那刻综合所有信息后作出的最佳选择。

手术结束,我挺满意,他也满意,也请他妈妈看了,也挺满意。

只是,最后医院告诉后,她妈妈还是要了各种手术证明单据走。

人心,就是有时候并非你做到完美了,会因此而善待你。

虽然看破,而依然做好自己。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