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之名—纪念2018—我的召回官宣

在2018年的跨年夜,我曾经想写一些文字,来纪念一下我的2018年。这是多么磨练的一年呀,如果可以诉苦,那我真的可以诉一整晚。

但是,我把自己的mac打开之后,word打开,望着那白色的屏幕,发呆。

我的心,是那么的平静,平静到我没有欲望去写一个字。我自己所经历的那些苦,真的值得诉说么?又或者,不值一提。

是的,如果经历惊涛骇浪,而突然风平浪静,会觉得文字太过苍白去表达,还不如冷暖自知。

所以,我最终把mac合上。

但这之后,我时常在思考,是什么支撑着我,让我可以度过我的2018。

在这一年里,我做了将近1000例的双眼皮手术。平均每个月100例。平均每天3到4例。这要多么高强度的劳动。每周,比别人少休息一天。放弃几乎全部的法定假日。

周一,从8点开始看诊,一刻不停,常常会看到12点半甚至1点,午饭是在看诊间隙点的外卖,外卖直接就送到我的诊室台子上,而我只给自己5分钟的时间吃饭,因为下午的手术就要开始了。

周二,全天的手术,反而是很轻松的,因为周一我要面对几十个人,而周二我只要面对几个人。

周三,复制周一的节奏。

周四,是我一周中最苦难的一天,我在分院面诊、手术,楼上楼下的跑,我一个人,又要面诊又要拆线又要办手续又要手术还要中途出来办手续,甚至带客户穿鞋套帽子进手术室,万事亲力亲为而孤身一人。在我成为顶级眼整医生之前,手术常常会做到晚上,整个手术室的护士对不希望和我搭班。

周五,全天手术,比周四好一点,至少没有面诊。

周六,面诊、手术,好在这一天的手术,是有配台助理的,会略轻松一点。

周日,跑步健身,休息,学习,开会。

这种强度的工作,不是用苦字能表达,是一种磨练。

有时我在想,我是为名为利么?大概也有一点吧,名利,顺便总是会有的。

有一天,一个老客户带着闺蜜来面诊,她就一个劲的在那里傻笑,她笑得那么甜,笑得眼睛都弯了,笑的幸福感都从眼睛里滴出来了。我突然觉得非常的满足。这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美人,至少术前不是,术后当然好看很多,然而让我满足的,是她的幸福感,一个平常人的幸福感。我看着她从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小妹,变成一个平常的自信而幸福的妹子。我好满足。

这便是我工作的意义呀。

我执着的经手一个又一个条件不是太好的妹子。苦口婆心的告诉她,她的条件不算好,医生会付出更多的心血,承担更多的风险,希望她能理解。而我,真的不想放弃任何一个人。

长的原本就美的人,得着上天的恩赐。而这些平凡的妹子,其实更需要帮助。

我是那么的傻,当有两个客户在我的面前,一个条件好些,一个条件差点,当多数的医生会挑一个好做的去做,我宁愿挑一个难做的去做。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更需要帮助呀。

曾经有个客户,再次面诊的时候,咚咚咚的跑来和我说,“周医生,我决定在你这里手术了,我听了你的话,去x院面诊,人家医生告诉我条件不好,直接就赶走了。”

嗯,这是烫手的山芋呀,做的是很难的呀。但是如果所有人都选择了逃走,谁来实现她的心愿呢?

我愈发的明白,如此努力的理由,其实是爱。

这不仅是一个医生对手术的热爱,一个人对事业的热爱,而是一个人对世界的热爱。

你就是世界的一部分。

我确实是在苦难里磨练,却也是在热爱中前进啊。

我每天、每时、每刻,都能做自己所热爱的工作,做自己热爱的手术,与自己热爱的人互动。

苦吗?累吗?我只觉得,我的幸福感是甚于其它的。

在2018年,我遇到过一个特殊的客户。手术的效果,确实并不理想。她被情绪所占据,而影响到我。有一段时间,我是那么的惶恐无助。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是直面困难,承认不足,努力成长。

我越来越明白自己的责任,我不能只是一个合格的眼整形医生,我必须成为顶尖的医生,我必须成为一代大师。

唯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客户的期望,才能保护自己所热爱的人。

所以我拼呀。我愿意承受肉体上的磨难,达到自己意志的极限。我唯有日复一日的磨练,唯有不断的成长,才有资格、有能力,去爱。

当那一刻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欣喜若狂,它来的时候,我正在手术,我突然心中一阵豁然开朗,对它说,你来了呀,我要向下一个目标去了。

在这之前,我想要召回所有2018年与我同行的客户,感谢你们在我还只是一个合格的医生时,给予我的信任,而我,在成为顶级医生之时,希望能弥补曾经的遗憾。

而今的我,在千例的手术中领悟升华,我知道我拥有的更多,所以也就拥有了更多的能力,去爱。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