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疗矛盾的真相——急诊整形精细缝合一例

华山zzp

昨日我一天开了8个手术,带着一身疲惫到家。

突然微信响起,是一个求助的微信。

一个8岁的女孩,走路不慎摔倒,下巴磕到,磕出了一个口子。

家长立刻带去了某中心医院看诊,简单的外伤,当然是常规清创、缝合、打破伤风、预防感染。

若是在十年前,肯定是毫无犹豫的做了。

但是时代变了,生命开始变得越发的有价值。家长希望缝合,却不希望脸上留下的是蜈蚣脚一样的疤痕。

正在犹豫之间,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我,我整日在自己朋友圈中宣传的“急诊整形精细缝合”的理念,不知不觉中影响到了他们。

尽管疲惫,我却无法忍受世间还有创伤的存在。仿佛是射雕英雄传中的一灯法师,明知会折损功力,却依然无怨无悔。我当然没有一灯那样的境界,也不想做蜡烛去燃烧自己,在我看来,灯塔比蜡烛更好一些。照亮别人,并非一定要牺牲自己。唯有持续,方能始终。

爱意是无私的,而手艺是有价值的。

我到医院时,小病人也很快到了。8岁的可爱女孩,长着会说话的大眼睛。下巴上贴着巴掌大的纱布隐隐透着血。任何一个家长,看到自己家的小孩脸上如此受伤,恐怕都是心碎的。

我了解这个年纪的小孩,喜欢夸张的表现自己的情绪,她就表现的很惊恐。

急诊处理的第一条,书上是没有写的,我的个人经验:先打麻药。

在区中心医院处理的时候,没打麻药,又是清洗、又是擦拭,小女孩肯定是受了一番折磨了,所以,惊恐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的心是软的,但我决心给她打麻药的时候,是不容置疑和不可阻挡的。强有力的意志与力量,是后续精细的前提。

打针肯定是痛的,我能保证的,是精度和速度。电光火石之间,打好了。想哭么?我都打好了,有什么好哭的。

于是,就不疼了,所以,她失去了软弱的理由。

我觉得我还是鸡汤一下她,于是告诉她:你不用作出软弱的样子来,因为我不会手软。相反,你若表现的坚强,我会从心底敬佩你。

我仔细的检查伤口,下巴正中,1cm长的口子,皮肤全层挫裂伤,表皮有坏死,用精细的镊子与剪刀,修建创缘丝般的坏死。家长在我2米远的地方看着我精心修剪,不放过一丝脏物。

我觉得我在修复一件珍贵的器物,我也知他们能感受到这种感觉。因为用心,所以,才能修复心碎。

那不是可以用粗针粗线随便能缝起来的肉,那是他们最心疼的宝贝。

外科医生的不同之处,看似在手上,其实在心里。你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去工作的?是工作还是使命?

如刺绣般的缝合完毕,挫裂伤和切割伤不同,挫裂伤更难处理,而很难完美。我只能尽力到人类医生能做到的极致。

缝合的时候,诊室是平静的,抑或是宁静的。

当缝合完毕,她的父母,露出了笑容,而阴霾一扫而光。也开始变得健谈起来。

我想,这就是医疗的力量与意义吧。

我的技艺并不廉价,但他们却无比满足。

我们的医疗始终在追求低价,而忽略了质量。低价,是那么的伤害人,意味着生命缺乏价值、技术缺乏价值。低价,让我们的医疗,寻求最低的成本、最低的投入。就算是我们三甲医院的急诊间,也都只有3-0的慕思缝线。根本不要指望整形外科用的5-0、6-0甚至7-0缝线。这并不是换一些细线能改变的事情,没有专业的训练,普通的外科医生,就是很难掌握细线的使用精度。

但最终,低价保护到我们的公民了嘛?并没有,甚至,水平差到连个清创缝合的地方都找不到了。

我们的医疗,有真正用心考虑过如何让一个医生成长起来?如何让一个医生安心追求成长?并没有,我们的医疗,考虑的都是肤浅的卫生问题、制度问题、人事问题,和各种检查。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几家灯火通明的宠物医院。突然觉得,我们的病人好可怜。宠物生病,社区路边就能看了。但人要有什么事,能去哪里?

所以,中国医疗,就是被低价给毁了。

中国医疗矛盾的真相,是公民日益增长的对生命的重视和落后的医疗体制以及因此带来的落后医疗水平的矛盾。

我要做灯塔。

我要照亮这片阴霾。

我追求更好,给予更好。

我的爱意无法估价,任何人也出不起这个价。我的技艺有生命该有的价值。

我要走一条也许我一个人走的医改路。

唯有强大,方能保护我所爱之人。

而我爱所有人。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