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疤的不成型双眼皮修复

这是一个19年10月做的双眼皮修复,我早已经忘记了这个案例了。

她突然发微信来感谢,于是关于这个案例的回忆就一下子涌现上来了。

我刚看到这个客户的第一眼,感觉就是可惜。可惜了这个眼睛没有做好,所以双眼皮很窄没有成型。仿佛就是眼皮上多了道疤而已。

待到她和我细细讲来,才发现,真的奇了怪了,原来不止一道疤,而是两道疤。姑娘在美容院做了第一次手术,发现双眼皮变窄了,于是那个主刀医生就在原来的双眼皮疤痕的上面,有开了一刀,思路也是简单,既然第一次开的窄了,那么索性开宽一点。于是两次手术,两道疤,但双眼皮倒是没有成型。

我也不知道她哪里得到的信息,觉得我眼睛开的好。我的初眼确实做的挺好,但是修复手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一般医生,应该是会尽量避免这样的手术了吧。双眼皮修复,真的是非常复杂,而且一旦没有做好,往往会被新账旧账一起算,成了背锅侠。但是真的是非常的同情这个客户。

同情之心,大抵是一个高境界医生必须有的素质。看到这样的眼睛,我的心里是沉重的,我知道这个手术必定是很难的,但似乎有一线生机。

我每天与眼睛对话,了解它的秉性。所以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我大致能剖析,她的眼睛,为什么表现成现在的样子。

假如,我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这个眼睛尚有改善的希望。假如,我的分析是错误的,那么我可能会让自己陷于困境之中。

她的勇气给了我力量。我了解到,她真的是有勇气,去做尝试,哪怕,只是改善一点点。我能感受到,她准备好承受她该承受的那些风险。那么,我作为一个医者,当然义不容辞,赴汤蹈火。

我曾经被虚伪的勇气所伤。表面上好像决心很大要去手术,实质上,却不接受任何的风险,只希望别人去承担全部。我受过伤,所以变得谨慎。明白自己并非是神,不能去普度众生,明白自己亦是凡人,亦需要爱的宽容理解。但我并没有因此而胆怯。爱会照耀我前行,信仰指引我成长。

我承诺,有限改善,理性担当。

我仔细分析她的两条疤痕。一条窄,一条宽。窄的大概7mm,宽的大概10mm。为了形成双眼皮,我认为只能切掉一条疤。所以我选择了切掉10mm的那条疤。也就是说,我这个第三次修复做完,她还是会有两条疤的。一条7mm的旧疤,一条新疤。

模拟发现,因为7mm的旧疤不能切掉,所以,手术之后,左内侧会出现明显的疤痕牵拉导致双眼皮出现分叉。

这个客户的心理是健康的,要求是合理的。对于手术可能出现的问题,表现出了极度的宽容。医生不怕手术条件的恶劣,医生需要这种理解。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手术,但我其实也并不慌张。没有一个修复手术是相同的,谁知道之前的主刀医生在里面动过了什么。所以,修复手术,全部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一切的应变都需要在手术中发现实际情况后作出决定。

或许是运气,又或许是水平。这个客户的眼皮切开之后,和我预想的差不多。前两次都是传统法全切,所以,皮肤下的肌肉基本已经被破坏切除,我要留着皮肤下的疤痕用于组织的充填。好在之前的主刀医生技术比较差,所以,当时他是浅尝辄止的手术,深面的一些重要组织没有破坏。我比较轻松的找到了修复的突破口,顺利的做完了手术。

最终,手术的效果和我术前的模拟完全一致。可以改善的地方,医生都会尽量改善,形成重睑。去除必要出去的疤痕,留下必须留下的疤痕和左内侧的疤痕牵拉。

正是这个左内侧的疤痕,证明了这个手术的点到即止和完美。这个看似不完美的牵拉,正是这个手术本身的完美。

它代表着一个医生努力改善的极限,以及一个客户对后果的理解。

有限改善,理性担当。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