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快回家

农历28,我依旧有门诊,也安排了手术。医院里的人明显的少了,于是年味也就有了。

诊室空空,我一个人坐着,听见诊室外一个急促的声音在问护士“周医生在么?”

我一抬头,看见一个女生,右眼蒙着一块黑乎乎的纱布,远远的我以为是纱布上都是血,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是自己的哪个客户眼睛伤口出血了。

女生走近坐下,我仔细看清楚了,右眼上黑乎乎的,不是带血的纱布,而是自己用黑色的塑料板做的一块眼罩,像海盗一样,遮掉了一个眼睛。

她小心的把眼罩取了下来,我看到了她的双眼,左眼大概5mm宽的肿胀的双眼皮,眼皮上可以看见3个小口。右眼就比较的糟糕,肿的像小香肠一样,肌力比较差,角膜被遮盖约1/3,眼皮内侧竟然有半段约2cm的切口。

这个女生浑身带着一股焦虑,快速的交代了自己的问题:做了埋线,又拆了埋线,一个眼睛没拆干净还做手术切掉了点组织。

交代的很混乱,我不得不问一些细节来理顺下思路:女生前几天到美容院做了一个埋线双眼皮,但是因为对形态不满意,刚做完第二天就又拆掉了,拆的时候,右眼拆不顺利,所以又切开了个口子,把右眼线拆干净,还剪除了什么组织。拆完第二天,觉得眼睛形态不对头,来医院面诊了。

我顿时觉得五味杂陈。

事情我大概是弄清楚了,整个事情分成三个部分,第一,做了埋线双眼皮。第二,刚做就因为不满意去拆埋线。第三,拆完不满意又来医院面诊。

虽然这个女生有她的解释,但我也有我的观点和初步判断。她的眼睛原始条件,或许不适合做埋线双眼皮,所以埋线之后出现了问题。埋线其实在手术中就可以观察效果,在线结没有埋入皮肤之前,是可以调整的。一旦线结埋入皮肤,其实是相当难取出的。所以满意不满意,应该在手术中判断。而就算术后觉得有不满意,要么术后即刻立刻处理。一旦拖过24小时,就应该先等待恢复。

但是她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着急的去拆这个埋线,却又高估了这个美容院医生的能力。

也许,那埋线的一针,破坏了提肌腱膜,所以就算拆了,形态上依然还是不满意,然后那个医生有开了半段切口,非常规的去处理。

如果换了我,应该会是索性埋线改全切了吧。切半段,真是不尴不尬的。

女生非常的着急,特别害怕自己的眼睛“毁”了。

医生的职责就是“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

我先告诉她,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们首先要立足当下,从而做出正确的选择。当下就是她的眼睛短时间内接受了两次手术,而且还是术后的恢复期,那么就应当先耐心度过这个恢复期。

我不想说,她第二次手术的选择,或许是个错误的选择,那拆埋线的手术不做,会给未来的恢复或者修复,留有巨大的余地的。

有时越是着急,越是要冷静,因为着急并不能帮得上什么忙,唯有专业的意见,能指引前进。

我告诉她,人的恢复能力是很强的,虽然不像壁虎那样断了尾巴能长一条新的出来,但是依然能自行恢复、自行调整到相当好的程度。

我从手机相册中挑选了一些别人恢复的不怎么顺利的照片给她看看,解释早期会怎么样,后来会怎么样。

当一个人身处困境,必须有一束光,去引导她前进。

有时人会接二连三的犯错,但当下依然是有希望的,至少可以选择损失的更少一些。

女生的情绪慢慢的缓和下来,焦虑慢慢的从她脸上褪去。

她突然向我吐露,过年不敢回家了。

因为她做这个手术,是瞒着家里人的,现在手术出了点问题,样子也挺吓人,她就更不敢回去了。

“快回去过年吧”我说,“你的父母是不会怪你的,就算你肚子里带着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回去,他们也只会给你烧老母鸡汤喝”。

我觉得她低估了爱的力量,父母或许会说上她几句,但总是会在心底里心疼她的。

“家,就是避风港”,“家应该是一个能宽容所有的地方”。

所以,“过年,快回家吧”。

我知道这个年关对她来说,有点难。不算明智的选择,加上错误的决断,让她身处困境。但如果因此而不回家,确是另外一个不明智的选择。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冷静下来,尊重自己的内心需要,做出正确的选择,那么事态就会慢慢的变好。

她最终是欣慰的离去,希望她能回家,过年。

 

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